您的位置:首页 > 网络

“状元村”近半绝产 今年要吃高价章丘大葱?

2019-12-31 01:45:02  来源:大河网   阅读:2

    本报记者苏冉

    在一片杂草丛生的田地里,几十垄生长月余的葱苗倒伏淹没在水中……站在田边的章丘王金村村民张云顺心里酸楚万分—大葱被雨浇死,今冬有个好收成的梦想也随之成为泡沫。

    记者近日到有着“种植状元村”之称的章丘绣惠镇王金村采访后得知,由于今夏连续遭遇强降雨袭击—这种情况为章丘50年来罕见—地里近半数的大葱倒伏绝产,每亩地收益至少损失5000元。

    面对天灾引发的大面积减产损失,村民们呼吁:蔬菜政策性保险能否尽快出台。

    现场探访大葱倒伏严重近半涝死或被晒死

    再过一个多月,章丘大葱就要上市了。然而记者在王金村采访得知,受今夏频繁降雨袭击,该村200多亩章丘大葱绝产近半。

    “这些葱全瞎了,一点救都没有,今年算是白忙活了。”村民张云顺指着自家泡在雨水中明显倒伏的大葱说。业内一直有“章丘大葱看绣惠,绣惠大葱看王金”的说法,该村的村民们世世代代都靠种植大葱养家糊口,而大葱耐旱不耐涝,正常情况下一个多月才浇一次水,其习性最怕大雨冲击。“自从我记事起,除了上世纪60年代一次特大涝灾造成大葱大幅绝产,这些年从未遇到过像今年这么集中频繁的大雨袭击。葱苗现在已彻底被雨打死,村民们眼看着绝产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

    正如张云顺所言,虽然强降雨已经过去近两个月,但田地里的积水依旧清晰可见,一棵棵大葱有的横七竖八地倒在水里,有的虽依然直立,但茎干和叶子已明显泛黄,确定无法生长。由于长期无人管理,很多大葱旁长满了草。

    “我们村地势低,雨季来了加上地下水往上漫,雨水越积越多,最多时有半米多深,只靠水泵抽根本抽不完。”张云顺介绍,村里去年集资在农田旁修了一个泄洪沟,本以为能起到疏导作用,但大雨一来还是照样淤积。“太阳一晒大葱死得更快。”

    王金村村长张云义告诉记者,该村一共种植了200多亩大葱,其中四成种在田地里,六成种在山上。田里的大葱受害最严重,因湿度大温度高引发了大面积病虫害,九成以上被雨水浇死或“病死”了。山上的大葱虽然没有一次性被淹死,但约两成被阳光照射引发的二次蒸发湿气给闷死了,其余的还能缓过劲来。这样算下来,该村大葱近半绝产已成定局。

    产量减少葱地近半绝产每亩损失五六千元

    张云义所说的山叫做女郎山,是山东省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基地,也是章丘大葱的主要生产基地。受暴雨影响,村民上山的土路被豁开了很多口子,路不好走,就没法收割和运输。无奈之下,张云义带记者绕后山走了一条“观光大道”,这条路是专门用来接待参观团和洽谈商户的,虽便于车辆通行,但距离种植区比较远,不便于村民上山。

    记者在大葱种植区看到,山上的大葱整体品相要比田地里的好不少,倒伏现象较少见,但实际情况却不容乐观。“根部腐烂,已经不长了。”张云义随手拔起了几棵大葱,这些葱的根部已被雨水泡得分叉泛黄,已不具备收割上市标准。“山上两成已经烂了根,剩下的还能缓过劲来”。

    “我们这次损失很大。”张云义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大葱一年只种一季,平时和小麦轮作。每年冬天下葱秧子,第二年5月底6月初培土并移栽葱苗,冬天小雪节气后开始收获,整个生长周期380天。今年葱苗两三毛一斤,一亩地可种1500多斤葱苗,仅购买葱苗每亩就需要500多元;人工费方面,栽一亩葱苗要支付300元,后期开沟支付70元;肥料底肥

    也得500多元,土地租金500多元。成本算下来,每亩地超过1800元。

    保守估计,每亩地能产葱8000多斤,每斤平均收购价为1.2元左右,这样种一亩地的葱可卖一万元。村里的人都是“田里葱”和“山上葱”一起种,将成本投入平摊后,绝产葱地一亩地至少损失五六千元。张云义说,不仅是大葱,由于涝灾,冬小麦也会受影响。再有,明年葱苗下秧也会延迟,来年产量也得减少。

    村民期盼种葱没有保险村民心里没底

    “要是种大葱也能买个保险多好啊。”张云义告诉记者,国家为了保证基本农作物产量和农民种植积极性,设立了小麦玉米种植保险,但蔬菜等经济作物却没有保险。“尽管科技发达了,其实还是靠天吃饭。”他说,章丘大葱之所以质量好,主要是受地理环境影响,必须露天种植,大棚种植的话品质就差很多。所以一遇到涝灾,肯定要减产,农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赔钱。

    他表示,镇上前不久派专人来统计过受灾亩数,但至今还没有拿到补偿金。“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。”他表示,希望有关部门能够考虑将蔬菜保险纳入政策性保险,由政府承担一定比例保险金,切实保障菜农收益。

    进展

    济南调研受灾情况

    第一批救助金业已发放

    “已经发放了救助金。”济南市物价局相关负责人2日告诉记者,得知章丘大葱受灾后,该局专门组织专家和工作人员赴绣惠镇进行调研。“一路上,目睹有些村庄的大葱已经倒伏,还有玉米等作物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受灾。专家们表示,章丘大葱在绣惠镇减产严重,连续八九年丰收的情况今年将不会继续了,种植大葱的农户会有较大损失。”他说,成本监审处的相关人员当场评估了涝灾对大葱减产的影响,并制定了帮扶救助计划。

    目前,市物价局出台了一系列救助办法,已对23户受灾严重的农调户每户发放了1000元救助金。“正在进行二次成本监审,预计更多补助计划将在近期出台”。

    影响

    个头小了品质口感不变

    一场涝灾会否让今年的大葱品质受损?对此,张云义表示,灾情只会让大葱的个头变小些,凡是上市的都是精挑细选的合格大葱,品质口感不会有变化。

    “章丘大葱的葱白较长,一般在50厘米以上,比较典型的章丘大葱,葱白应该达到80厘米。”张云义表示,在正常情况下,一棵优质的章丘大葱加上叶片总长应达到1.5米左右,但受灾情影响,今年大葱个头可能会长得小一些,但肯定超过1米高,否则就是冒牌货。

    “很多外地葱也‘说自己是章丘大葱。”他表示,从口感上来讲,章丘大葱与其他几种葱也有明显的区别。安丘葱辛辣味较重,有明显的纤维感。而章丘大葱水分大,吃起来脆甜,没有木质感,可用作调料,更适合生吃。除了个头和口感,章丘大葱葱白的白色纯正,其他几种葱的葱白一般白中带黄。此外,硬度也可以作为一种辨别方式。章丘大葱比较粗,葱白捏起来比较松软;安丘葱主要是日本铁杆葱,葱白捏起来比较硬实。

    年底大葱每斤售价或将超3元

    今年吃葱要多花钱了。记者了解到,受大幅减产影响,今冬章丘大葱价格每斤至少要涨近1元。匡山蔬菜批发市场相关人士表示,近期济南市场大葱批发价已达到每斤1.5元左右,按此势头发展,预计年底大葱每斤零售价将超过3元。

    “收购价肯定得涨。”张云义介绍,立冬过后是大葱集中上市季,今年减产严重必然会拉高价格。去年收购价为每斤1.2元,其中一级、精制大葱批发价已经到了每斤2元左右。按照以往供应量和销售经验,如此大规模减产,每斤葱收购价肯定

    要涨1元,这样加上中间环节层层加价,济南市场终端销售价每斤肯定要超过3元。

    匡山蔬菜批发市场相关人士表示,受今夏雨季影响,最近大葱价格一直攀高,批发价已达到每斤1.5元,比夏天高出近5毛。“今年章丘大葱减产严重,从地头到市场的价格肯定也要涨,届时批发价每斤超过3元也不奇怪”。


    相关阅读:
    免费vip抢先看完整版在线高清播放高速电影 http://360diany.top/
分享: